ganraoma

始源吧 洪江时政 “你们去素质教育吧,我只想考上清华”

当前位置: 【洪江时政】 > 洪江市新闻网
作者: 洪江时政 分类: 洪江时政 发布时间: 2019-12-31 12:32

  被应试教育支配的恐惧

  你还记得吗?

  
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,都不会忘记被考试支配的恐惧。
 

  

  
对于成绩优异的学生来说,考试是一次自证实力的机会,但那些为了考试而点灯熬夜的日子,也是不愿意回首的伤痛岁月。
而对于学困生来说,考试更像是一道间歇性爆发的魔咒,仿佛是他们遭受责骂和棍棒的原罪。始源吧
对于家长来说,每当考试来临,就像要面临一次审判。明明上考场的是孩子,而家长的焦虑更甚。
于是,家长的焦虑与孩子的恐惧交缠相会,日夜盘旋在每一个家庭的空气微粒中,久久不散。
作为老师,作为大家心目中“考试的始作俑者”,我们也并不轻松。男子打到野猪 一剖开震惊全村! 尿毒症不是突然到来 尿液三个表。同行常常自我调侃,洪江时政留作业出卷子,哪一个不是“作茧自缚”。
为了辅导差生,老师们只能利用放学后的时间。
尤其是冬天,当你踏着冷冽的寒风走到操场上,放眼望去,都是一间间亮着灯的教室。一排排白炽灯光冷冷清清,照在孩子们写得密密麻麻的作业本上,留下一个个橡皮也擦不掉的黑影。
每学期将近四个月的学习,一本厚厚的书,最终凝结成一张不足一毫米的试卷。
有些你复习到的题,算是捡了便宜。但书本上的知识一旦换了面孔,就能轻易地让你云里雾里。
鲜红的分数,为你这一学期盖章定论,定论你几百多节课的聆听,无数次作业的涂改,和为学业付出的阶段性努力。 由于这样的评价体系,学习过程难免模式化。始源吧从教师的视角看,始源吧我们的教学活动也只能“戴着镣铐跳舞”。在这种模式的浸染下,学生的思维不可避免的被局限。
上周的习作课,我本来提前给学生布置了预习,让大家根据提示先自己构思。上课时,我提问了几个孩子,发现他们的想法五花八门,编的故事也十分精彩,这背后凝结了他们的想象力和独力思考。
可是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当他们一落笔,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相似。
原来,始源吧在我们课堂讨论时,我给个别同学的构思提供了辅助性修改,始源吧比如情节和结尾的修改意见,同时也着重表扬了那些比较突出的发言。
于是,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向老师赞誉过的内容,极力地靠拢。始源吧有些想方设法加上老师给建议的结尾,不管与自己原本的情节搭不搭配;有些干脆舍弃了自己的想法,直接把别人的答案搬到了作文本上。
 

  

  
这种可悲无法避免,我们即使在教学中努力让孩子们拓展多角度思维,但是最终,检验我们的毕竟只是一张考卷。评卷标准是唯一的,作文一旦偏离题面的导向,那么各路思维就都是错的。
 

  2

  被素质教育支配的焦虑

  要安放在哪里?

  
 

  在我们学校,每周三都被定为“无作业日”。校长的初衷,是要让每一个“周三”,成为学生休息调整以及坚持后半周学习的动力。
对于我们教师又何尝不是解脱。不留作业,第二天能够轻松一点,那才是“放自己一条生路”。
但是,当天的知识需要通过当天的作业来消化,如果刚好赶上了周三,我们也只能带着一份“学生今天不能巩固知识”的焦虑,度过这个看似轻松的周三。
最近,“南京家长已疯”上了热搜,这源于南京推出新的“减负”政策:
“不许补课,不许考试,不许公布分数,不许按成绩分班。”“突击检查学校,查看学生书包里有没有卷子、课外辅导教材、作业本”“抵制花里胡哨的课外辅导,只能用教材配套的教辅”的情况。”
家长们炸了,纷纷表示不愿接受。
 

  

  
家长们焦虑的是,一味地减负,只能给未来的竞争制造更多的不确定因素。
 

洪江市新闻网
ganraoma